<s id="ql9un"></s>

    <dd id="ql9un"><pre id="ql9un"></pre></dd><th id="ql9un"></th><button id="ql9un"><acronym id="ql9un"></acronym></button>
  1. <button id="ql9un"></button>
    <button id="ql9un"><acronym id="ql9un"></acronym></button>

  2.  首頁 >> 文聯
    科幻影視表現人工智能的回顧與反思
    2019年09月30日 10:48 來源:《常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1期 作者:王寧 崔揚舟 字號
    關鍵詞:科幻影視;人工智能;科技發展;科技倫理

    內容摘要:科幻影視一般都基于科技發展而展開大膽想象及設計,其中非常常見的就是對人工智能的表現。

    關鍵詞:科幻影視;人工智能;科技發展;科技倫理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王寧,常州大學周有光語言文化學院副教授,常州大學中國文化海外傳播研究所所長,蘇州大學傳媒學院博士研究生;崔揚舟,常州大學周有光語言文化學院助教。

      關鍵詞:科幻影視;人工智能;科技發展;科技倫理

      內容提要:科幻影視一般都基于科技發展而展開大膽想象及設計,其中非常常見的就是對人工智能的表現。通過回顧人工智能在科幻影視中的興起、發展及原因,可以很好領略人工智能元素進入影視促進影視形象變遷及蓬勃發展的奇幻景象。無論就科技文化反思,還是哲學思想解讀,科幻影視所關注的人類與人工智能多種關系及其可能性發展,都具有非常積極的文化意義和十分深遠的社會意義。

      標題注釋:江蘇省社會科學基金自籌經費項目“符號學視野下常州影像傳播與城市記憶研究”(17TQD003);江蘇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基金項目“‘他者’紀錄片講述中國故事研究”(2018SJA1767);江蘇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青年專項課題“新時代提升高校語言教師文化傳播能力的路徑研究”(C-c/2018/01/06);常州大學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會課題一般項目“從‘新時期’到‘新時代’:人工智能場域下的文化生產與傳播”(18SZGZ15);周有光語言文化學術研究一般項目“青果巷及周有光語言文化相關影像史料的收集、整理與研究”(ZYG001706);周有光語言文化學院教學建設項目“基于‘課程思政’的英語演講與辯論教學探索與實踐”(ZYG2018JX003)。

     

      科幻一詞(Science Fiction)最早由英國作家威廉·威爾遜(William Wilson)在1851年提出;1916年,美國人雨果·根斯巴克(Huge Gernsback)將之簡寫為“科幻(Sci-Fi)”,1926年他創辦了世界上第一份科幻雜志《驚奇故事》,開創了科幻文學類型,科幻文學領域最高獎“雨果獎”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科幻”一詞始終映射著戰前歐洲資產階級工業革命進程以及20世紀美國政治意識形態[1]。科幻片如名所言,是基于科學基礎并加以幻想呈現的影視創作。無論是基于物理學、生物學、天文學等自然科學,表現新技術、新發明給人類社會帶來的正面或負面影響的“硬科幻”,如太空史詩科幻片(《星際迷航》)、災難冒險科幻片(《彗星撞地球》)、動作英雄科幻片(《終結者》系列)等,還是情節和題材更具有哲學、心理學、社會學和政治學傾向的“軟科幻”,如《沙丘》《北京折疊》等,“人工智能”元素總是科幻片推動情節發展的敘事動力主線或暗線,既凝注了對當下科學現實的觀照,也嵌入對人性本質的深思和暗喻。皎潔明月,浩瀚星空,不免引人遐想:月球的背面究竟藏了什么?《月球》中宇航員身體被任意、無限克隆以承擔月球上繁重單調的開采能源任務,那是否人的自我意識也可以隨之被克隆或任意改寫?須彌芥子,宇宙的盡頭在哪里?盡頭之外是什么,是無窮大嗎?《銀河系漫游指南》中的超級電腦“深思”給出了生命、宇宙以及任何事情的終極答案:42。白駒過隙,逝者如斯,進入蟲洞穿越時空,改變過去可行嗎?窺探未來又被允許嗎?《回到未來》系列以輕松幽默的風格告訴觀眾未來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蝴蝶效應》中主人公每一次看似好意甚至自我犧牲地扭轉過去,只帶來真實生活的逐步崩壞。相對論、航天技術、克隆技術、黑洞說……科技的飛速發展都在拓展人類的想象邊界,以科技為基石的想象力又在一定程度上預測或啟發新技術、新方法的誕生。

      有關人工智能在科幻影視中的表現與發展,目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某一類別或方向。如李尼[2]、張曉敏[3]致力于思考賽博格與人類的關系,候軍[4]、崔文一等[5]從美學或哲學角度解讀太空史詩科幻影片中的人工智能,倪祥保[6]則致力于“科幻”“奇幻”的命名闡釋及人工智能的起源發展研究等。筆者期望能夠對人工智能在科幻影視中呈現的復雜性和多樣性,對其背后的存在意義和對生命體的想象做出較為系統全面的回顧梳理和分析探討,以期引發更多關于科幻影視中人工智能發展的想象和探討。

      一、人工智能元素在科幻影視中的興起

      在科學話語體系中,人工智能最早也是比較流行的定義是由計算機科學家約翰·麥卡錫(John McCarthy)在1956年達特茅斯會議上提出的,即“人工智能就是要讓機器的行為看起來就像是人所表現出的智能一樣”[7]。如人工智能算法、智能機器人、智能芯片以及網絡大空間搜索和大數據等前沿性研究方向等。在影視話語體系中,人工智能元素是以科學知識為據進行大膽預測或幻想,以期借助想象力的馳騁進入哲學層面去探討時間、宇宙、生命、人的自我意識等。也就是說,科幻影視中的人工智能必須兼有人工化、智能化、高科技化以及想象化、超科技化的特點,使幻想之虛立足于科學之實。因此,諸如描畫天降強者的外星生命和突破科學物理規律限制的魔法世界的玄幻片和魔幻片之類,不在本文的研究范圍之內。

      人工智能在科幻影視中的興起與現實科技的發展密不可分,現實科技發展自然催生人工智能在科幻影視中的興起。1950年,英國數學家、邏輯學家圖靈發表論文《計算機器與智能》,提出了判定機器是否具有智能的試驗方法,即著名的“圖靈測試”。該論文指出,如果第三者無法辨別人類與人工智能機器反應的差別,則可以論斷該機器具備人工智能。這是人工智能領域的開創性奠基,圖靈也因此被譽為“人工智能之父”。1956年的達特茅斯會議,被公認是人工智能發展歷史上的一次重要會議。在這個會議上,馬文·閔斯基(Marvin Minsky,人工智能與認知學專家)、克勞德·香農(Claude Shannon,信息論的創始人)、艾倫·紐厄爾(Allen Newell,計算機科學家)、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等科學家在美國漢諾斯小鎮的達特茅斯學院,探討通過符號化編程實現機器人模擬人類學習及其他功能等這個當時看起來不切實際的主題。2014年,智能聊天程序“尤金·古斯特曼”成功地讓人類相信它是一個13歲的烏克蘭小男孩,成為有史以來首臺通過圖靈測試的超級計算機,這是人工智能發展的里程碑事件。2016年起,AlphaGo相繼打敗了人類頂尖水平職業圍棋棋手李世石、柯潔等,成為第一個戰勝世界圍棋冠軍的智能機器人。

    作者簡介

    姓名:王寧 崔揚舟 工作單位:常州大學中國文化海外傳播研究所

    職稱:所長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下载真金蟾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