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ql9un"></s>

    <dd id="ql9un"><pre id="ql9un"></pre></dd><th id="ql9un"></th><button id="ql9un"><acronym id="ql9un"></acronym></button>
  1. <button id="ql9un"></button>
    <button id="ql9un"><acronym id="ql9un"></acronym></button>

  2.  首頁 >> 文聯
    時代性互文互動:改革開放40年與中國紀錄片的發展譜系
    2019年09月30日 10:47 來源::《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2018年第12期 作者:何蘇六 韓飛 字號
    關鍵詞:紀錄片;改革開放;互文;發展歷程

    內容摘要: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作為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

    關鍵詞:紀錄片;改革開放;互文;發展歷程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何蘇六,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紀錄片研究中心主任;韓飛,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博士研究生。

      內容提要:從媒介生態角度出發,梳理了改革開放40年中國紀錄片的發展譜系,分析了40年來中國紀錄片的觀念、話語、美學變遷和與時代的互文、互動關系,以及紀錄片在40年改革開放史中的價值與影響力;把改革開放40年的中國紀錄片歷史分為“人文化”“平民化”“社會化”“政治化產業”四個時期,每個時期的分野,都首先是一次觀念突破和思想解放。

      關鍵詞:紀錄片;改革開放;互文;發展歷程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廣電總局項目“中國紀錄片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研究”(項目編號:GD1744),中國傳媒大學“雙一流:新時代高端科學研究人才”支持項目“中國紀錄片國際傳播能力體系化建設”(項目編號:CUC18GD02),中國傳媒大學科研項目“中國紀錄片發展十年史”(項目編號:SYZJ1609)的研究成果。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作為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這場“中國的第二次革命”,不僅深刻改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或許也正因為改革開放給當代中國的巨大現實影響,以及能輻射當下的思想能量,“紀念”這個詞匯在2018年顯得格外醒目。

      40年,我們如何記憶?社會建構理論認為,只有通過特定的表征手段,人們才能為物質世界制造意義。紀錄影像一直被用來表現自然、歷史和社會現實,作為極具現實關照意識,且以真實性為靈魂的“影像意義系統”,它“將我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①,由此,紀錄片作為表征工具,無疑可成為一種凝視改革開放40年的記憶媒介。而這一文本和行業領域的發展變遷也可以成為透視和認知改革開放以來國家發展和社會變遷的一扇窗口。

      一、引論:紀錄片與改革開放的“互文”與“互動”

      在2018年8月舉辦的北京紀實影像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紀實影像大事記特展上,以年份為單位,展映了《潛海姑娘》(1978)、《美的旋律》(1979)、《絲綢之路》(1980)、《先驅者之歌》(1981)、《拼搏——中國女排奪魁記》(1982)、《話說長江》(1983)、《來自農村的報告》(1984)、《零的突破》(1985)、《話說運河》(1986)、《紫禁城》(1987)、《蛇口奏鳴曲》(1988)、《心靈狂想曲——第八屆傷殘人奧運會》、《沙與海》(1990)、《望長城》(1991)、《最后的山神》(1992)、《毛毛告狀》(1993)、《龍脊》(1994)、《較量》(1995)、《山梁》(1996)、《神鹿啊,我們的神鹿》(1997)、《周恩來外交風云》(1998)、《婚事》(1999)、《英與白》(2000)、《平衡》(2001)、《鋼琴夢》(2002)、《德拉姆》(2003)、《復活的軍團》(2004)、《故宮》(2005)、《大國崛起》(2006)、《昆曲600年》(2007)、《紅跑道》(2008)、《永恒之火》(2009)、《大閱兵——回首60年》(2010)、《走向海洋》(2011)、《舌尖上的中國》(2012)、《鄉村里的中國》(2013)、《瓷路》(2014)、《喜馬拉雅天梯》(2015)、《本草中國》(2016)、《輝煌中國》(2017)40部國產紀錄片。這些作品歷經歲月洗禮沉淀,每部影片獨特的美學風格下都氤氳著作品誕生年代的氣質,呈現出時代的特有表情,它們連接在一起,就是一部鮮活的改革開放史。

      紀錄片相對其他視聽文本,真實客觀,且形象鮮活,可以將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歷史文化,一個時代的民眾生活方式乃至社會發展變化記錄下來,從而成為見證國家變革、社會變遷的“歷史鏡像”。改革開放是中國紀錄片發展取之不盡的資源和立足的深厚土壤,或許也正源于此,紀錄片的發展與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脈絡呈現出一種“互文”關系。如果把紀錄片比做一條河流,我們無疑可以從這條河流的軌跡和流向中,感受這個國家40年的歷史激蕩、思想變遷、社會變革。

      紀錄片的現實洞察力讓它成為社會和人類生存之鏡,與此同時,紀錄片身上所蘊藏的強大思想性和闡釋力量,讓它得以成為一把鏗鏘有力的錘子,去敲擊和叩問社會和時代,因此,紀錄片又是和時代“互動”的。40年來,從人文化時期喚起民族激情,到平民化時期體察記錄平民生存狀態,到社會化時期關注記錄社會主流現實生活,再到政治化產業時期服務國家戰略。紀錄片總是能夠把握時代脈搏,吸收社會思潮,釋放自己的多元價值和影響力。

      改革開放首先是一種思想引領的力量。沒有思想解放,就沒有改革開放,更沒有40年中國紀錄片的發展變革。中國紀錄片在新時期的40年發展史,經歷了“人文化”“平民化”“社會化”“政治化產業”四個時期,每個時期的分野,都首先是一次觀念突破和思想解放。

      除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作為不僅作為一種政治口號,更作為一種社會思潮鼓舞黨和國家、以及人民群眾從禁錮中解脫,走向現實。紀錄片作為最具現實關懷的影視文本形態,開始向本體和這個社會和時代最亟待關切的內容靠近,紀錄片人也開始擁有一種紀實主義的新觀念。紀錄片從個人式的英雄崇拜轉向反思民族命運,聚焦時代痛點,關注主流現實,從盲目的仰視開始轉向交流式的平視。這是一種求真、求是的態度。

      二、譜系:改革開放40年的中國紀錄片發展四階段

      1.人文化時期(1978-1992):民族話語與精英思考

      中國的改革開放,一定意義上是先從廣闊的農村展開。位于安徽省鳳陽縣的小崗村是改革開放的先驅,1978年小崗村的18位農民用一個個血手印掀起了“大包干”運動,后來才有了中國制度改革史上著名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

      1979年,時任中央電視臺編導的劉效禮被臺里派去“看看鳳陽的情況”,劉效禮到鳳陽后,看到鳳陽農民精神面貌和生活的變化,并把這一切拍了下來。回到臺里,劉效禮將素材編輯成了35分鐘的紀錄片,這在當時已經是很大的體量。據編導劉效禮對筆者回憶,當時廣電部的領導審看了影片,說“中央人士對大包干的意見不一樣,你怎么會去拍這樣一部‘大片’,搞五分鐘”。領導的意思其實是要剪成五分鐘,但當時紅紅火火的大包干運動豈能是五分鐘的容量能表述清楚的。劉效禮打了個擦邊球,只剪去五分鐘。后來30分鐘的紀錄片《說鳳陽》在中央電視臺播出,成為第一部反映農村大包干的紀錄片,改變了鳳陽在全國人民眼中的形象。影片播出后反響強烈,著名畫家黃永玉看了重播后,激動地給央視寫了一封長信,認為他們“拍了一部活的社會主義關于中國農民的教科書”,并送給央視一幅畫,畫中一只大大的刺猬,刺猬身上全是針。黃永玉特意在旁邊寫了一首詩為圖畫釋義,大意為“刺猬身上的針是丘比特的愛神之箭,來表示觀眾對你們的愛護”。

    作者簡介

    姓名:何蘇六 韓飛 工作單位: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下载真金蟾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