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ql9un"></s>

    <dd id="ql9un"><pre id="ql9un"></pre></dd><th id="ql9un"></th><button id="ql9un"><acronym id="ql9un"></acronym></button>
  1. <button id="ql9un"></button>
    <button id="ql9un"><acronym id="ql9un"></acronym></button>

  2.  首頁 >> 馬克思主義
    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的表征、成因與特質
    2019年10月01日 23:19 來源:《學術論壇》2019年第4期 作者:陳金龍 字號

    內容摘要:文化自信是主體對國家、民族文化的歷史底蘊、發展道路、發展取向、發展前景的總體判斷。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伴隨新中國的發展歷程,中國共產黨的文化自信逐步生成與確立。新中國文化自信的表征主要涉及文化發展目標、文化發展道路、文化發展功能、中國文化發展對世界文化的貢獻。新中國文化自信的生成與確立,主要基于文化發展規律的認識與把握、人民日益增長的文化需要、新中國文化發展的現實成就及國家、民族、政黨自信支撐。新中國文化自信既是國家、民族與政黨自信的統一,也是歷史、現實、未來三者評判的統一,同時蘊含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自我評價與他者評價的統一。

      關鍵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新中國;文化自信;表征;成因;特質

      作者簡介:陳金龍,華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基金項目:2019年度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新中國70年的歷史經驗研究”(19JD710100)

     

      文化自信是主體對國家、民族文化的歷史底蘊、發展道路、發展取向、發展前景的總體判斷。新中國70年的發展歷程,是中國共產黨文化自信生成與確立的過程。新中國成立初期、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改革開放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四個階段文化自信的表征與程度不盡相同,促使文化自信生成與確立的因素也存在差異。本文側重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的表征、成因與特質的總體探討。

      一、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的表征

      新中國70年不同時期文化自信的程度和側重點不同,但主要集中在新中國文化發展目標、文化發展道路、文化發展功能、中國文化在世界文化中的地位等方面。

      1. 新中國文化發展目標的自信。文化是建構國家形象的重要支撐,建構新中國的國家形象不能缺少文化的要素。新中國成立前夕,周恩來在起草《共同綱領》時指出:“中國人民應當建立自己的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使新中國從文化落后的國家變成文化進步的國家。”[1]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這是新中國文化發展的取向;由文化落后國家變成文化進步國家,這是新中國文化發展的目標。1954年9月,毛澤東在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幕詞中提出了新中國經濟文化發展目標的設想,準備經過幾個五年計劃,“將我們現在這樣一個經濟上文化上落后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工業化的具有高度現代文化程度的偉大的國家”[2]。“高度現代文化程度”表明對新中國文化發展目標定位的高起點、高標準,毛澤東對工業化的發展程度沒有具體規定,而對文化發展程度的預期高于對工業化發展水平的期待。1956年1月,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第六次會議上發表講話時,將文化發展目標定位為“世界上的先進水平”,將改變文化落后狀況的時間界定為“幾十年內”[3]。將世界先進水平確立為我國的文化發展目標,使“高度現代文化程度”有了評價標準和參照,由此,新中國文化發展目標變得具體化。

      “高度現代文化程度”的發展目標,只有經過文化現代化之后才能實現。在醞釀“四個現代化”的過程中,文化現代化成為其中的重要方面。1957年3月,毛澤東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指出:“建設一個具有現代工業、現代農業和現代科學文化的社會主義國家。”[4]“現代科學文化”既表征文化發展程度、發展水平,也是文化形態、文化性質的改變,成為后來“四個現代化”的內容之一,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建立后毛澤東文化自信視域的拓展。1964年12月,毛澤東審閱周恩來在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的政府工作報告草稿時,加寫一段文字,要求打破常規,采用先進技術,“在一個不太長的歷史時期內,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社會主義的現代化的強國”[5]。在毛澤東的視域中,文化現代化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有機構成部分,實現文化現代化成為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毛澤東確立的文化發展目標。

      改革開放與文化發展相伴隨,文化發展的過程也是推動文化體制改革、激發文化活力的過程。1979年10月,鄧小平在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上的祝詞提出,在建設高度物質文明的同時,“提高全民族的科學文化水平,發展高尚的豐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建設高度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6]。這是改革開放初期對文化發展目標的定位,“建設高度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實際上是指文化的高度發展,這一目標作為戰略方針寫入黨的十二大報告。隨著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目標的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目標日漸清晰。黨的十六大報告預言,“在當代中國人民的偉大奮斗中,必將迎來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新高潮,創造出更加燦爛的先進文化”[7]。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定性為“先進文化”,表達的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屬性、品質的自信。黨的十七大報告開始將民族復興與文化繁榮結合起來,認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然伴隨著中華文化繁榮興盛”[8]。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文化發展目標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總體布局之中,對文化發展目標的自信日漸提升。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文化發展站到了新的歷史起點上。黨的十八大報告在確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同時,確立了“文化強國”的發展目標,對興起社會主義文化建設新高潮、形成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局面進行了謀劃和布局,并明確提出了“文化自信”的概念[9]。2014年10月,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沒有中華文化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10]。中華民族復興離不開文化復興,基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文化訴求和文化支撐,習近平對中國文化的發展前景充滿自信。

      2. 新中國文化發展道路的自信。文化發展目標的實現,有賴文化發展道路的選擇。文化發展既要繼承傳統,又要借鑒域外文化的有益成分,能否以開放的胸襟對待外來文化、以包容的態度吸收外來文化,實際上體現了文化自信的程度。一般而言,文化自信越強的國家和民族,越能以開放、包容的態度對待外來文化,通過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的有機融合,實現文化的創新和發展。毛澤東在《論十大關系》一文中指出:“我們的方針是,一切民族、一切國家的長處都要學。”[11]這種文化上的對外開放、兼收并蓄,實際上表達的是文化發展道路的自信。不同民族、國家之間文化的交流與借鑒,是文化發展的常態,也是文化發展的動力。缺乏必要的交流和借鑒,將走向自我封閉和萎縮,導致文化影響力、創造力的衰退。毛澤東要求以我為主,吸收外來文化的有益成分,并將二者有機結合起來,創造中國自己的、有獨特民族風格的文化,這既是對中國文化底蘊的自信,也是對中國文化發展道路的自信。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領域的對外開放,文化方面的交流互鑒增多。鄧小平在南方談話中指出,社會主義要贏得與資本主義的比較優勢,必須大膽吸收和借鑒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包括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先進經營方式、管理方法[12]。借鑒、利用資本主義發展社會主義,體現了文化開放過程中的自信,也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文化發展的智慧。江澤民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7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一方面強調文化建設不能割斷歷史,要繼承民族傳統文化的精華;另一方面強調“必須積極吸收人類所創造的一切優秀文化成果”,將其熔鑄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之中[13]。世界各國有自己的歷史文化、社會制度和發展模式,文明的多樣性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特征,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動力。2005年9月,胡錦濤在聯合國成立六十周年首腦會議上的講話提出,“應該加強不同文明對話和交流,在競爭比較中取長補短,在求同存異中共同發展”[14]。這種文明對話交流的達觀態度,體現了文化開放過程中的自信。

      隨著中國國際地位提升和文化實力的增強,文化開放、包容的自信得到進一步增強。“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動力。”[15]這是習近平關于文明交流互鑒的基本觀點。在他看來,文明是多彩的、平等的、包容的,只有交流互鑒,文明才能充滿生命力。“各國各民族都應該虛心學習、積極借鑒別國別民族思想文化的長處和精華,這是增強本國本民族思想文化自尊、自信、自立的重要條件。”[16]將借鑒外來文化作為增強文化自信的條件,深化了對文化交流互鑒的認識。

      社會主義文化建設需要經歷一個過程,中國共產黨人對社會主義文化建設遭遇的困難有足夠的估計。毛澤東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指出,把我國“建設成為富裕的、強盛的、具有高度文化的國家,這是一個很艱巨的任務”[17]。認清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艱巨性,意味著中國共產黨人具有面對困難、克服困難的勇氣和自信。1959年6月,毛澤東在同秘魯議員團談話時坦承:“我們這樣一個大國要提高經濟、文化水平,建設現代化的工業、農業和文化教育,需要一個過程。”[18]將社會主義文化建設視為一個過程,不是急于求成,實際上是文化發展道路自信的表達。

      3. 新中國文化發展功能的自信。文化具有教化、激勵、凝聚等功能,是支撐經濟政治發展、改革開放的重要力量,也是綜合國力的重要體現。新中國成立初期,周恩來就指出,“經濟建設和文化建設,好像一輛車子的兩個輪子,相輔而行”[19]。這里肯定了文化建設對經濟建設的支撐作用,彰顯了文化推動經濟建設的功能。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文化作用的彰顯,對文化發展功能的自信逐漸提升。在江澤民看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是凝聚和激勵全國各族人民的重要力量,是綜合國力的重要標志”,“它反映我國社會主義經濟和政治的基本特征,又對經濟和政治的發展起巨大促進作用”[20]。這里對文化發展功能的闡釋,是改革開放以來經濟政治與文化發展經驗的總結,彰顯了文化的地位和作用。進入21世紀,文化與經濟和政治相互交融,在綜合國力競爭中的地位和作用越來越突出。胡錦濤指出:“當今時代,文化越來越成為民族凝聚力和創造力的重要源泉、越來越成為綜合國力競爭的重要因素。”[21]這種對于文化功能的科學闡釋,既深化了對文化發展規律的認識,也是文化自信的表達。立足新時代面臨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習近平指出,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堅定文化自信,是事關國運興衰、事關文化安全、事關民族精神獨立性的大問題”[22]。這里肯定了文化的作用,詮釋了文化自信的特點與功能,將文化自信與國運興衰、文化安全、民族精神聯系起來,深化了對文化自信功能的認識,彰顯了新時代文化自信的價值。

      4. 中國文化對世界文化發展貢獻的自信。中國是文明古國,創造了燦爛的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具有獨特地位,對世界歷史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塑造新中國的國家形象,提升新中國的國際地位,改變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偏見和誤解,需要中國為人類文明發展作出更大貢獻。1951年9月,周恩來在北京、天津高校教師學習會上的講話指出,中國人口幾乎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這樣大的國家,如果在文化上不能對世界有所貢獻,經濟上不能有較快的發展,那我們就對不住世界人民,也對不住我們的祖宗。所以,我們一定要有所創造、有所發展”[23]。基于中國文化的傳統地位和世界文化發展的責任擔當,周恩來表達了對中國文化未來地位的自信,“將來在共產主義的大家庭中,中華民族這一份文化財富,將會占很重要的地位”[24]。盡管共產主義的實現是遙遠的將來,但由此可見中國共產黨人對未來中國文化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地位、作用的自信。

      改革開放后,隨著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對于中國文化的世界意義、中國文化對人類文明發展貢獻的自信得到提升。黨的十五大報告指出,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偉大實踐中,“我們一定會創造出更加絢麗多彩的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文化,對人類文明作出應有的貢獻”[25]。這里展示了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前景、國際地位的自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習近平一再強調,中國應當對于人類作出更大貢獻。為此,他要求圍繞世界面臨的重大問題,著力提出能夠體現中國立場、中國智慧、中國價值的理念主張方案,讓世界知道“為人類文明作貢獻的中國”[26]。“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在這一背景下提出的,贏得了國際社會的認可。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毛澤東提出的“高度現代文化程度”到習近平將文化自信納入“四個自信”的范疇,形成“四個自信”的表達,這是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演進的軌跡;對新中國文化發展目標、道路、功能及中國文化對世界文化發展貢獻的自信,展現了中國共產黨人文化自信的戰略眼光與世界情懷。

      二、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的成因

      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生成和確立的原因,不能簡單從文化本身來尋找,而要以更為廣闊的視野來考察,結合文化發展規律、人民文化需要、文化建設成就與國家形象、民族形象、政黨形象支撐來說明。

      1. 基于文化發展規律的認識與把握。經濟建設與文化建設相互促進,文化建設以經濟發展為基礎,經濟發展對文化建設提出新訴求,需要文化發展支撐經濟發展。新中國成立前夕,毛澤東滿懷激情地預言,隨著經濟建設高潮的到來,不可避免將要出現文化建設的高潮,“中國人被人認為不文明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將以一個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現于世界”[27]。文化隨經濟的發展而進步,一經形成又反作用于經濟,促進經濟發展。毛澤東依據文化發展規律,展現了新中國文化建設前景,表達了對“高度文化”的向往和追求。1957年3月,毛澤東在江蘇、安徽兩省及南京軍區黨員干部會議上發表講話時指出,國家建設需要技術和科學,為此“我們就要進行一個文化革命”[28]。這里所說的“文化革命”,實際上是指文化發展和文化面貌的根本變革。在毛澤東看來,建設也是一種革命,隨著經濟的發展,技術革命、文化革命的任務將提上議事日程。毛澤東在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談話中重申,社會主義制度下,“還有革命,技術革命,文化革命,也是革命”[29]。毛澤東力求通過文化革命、文化發展,滿足經濟發展的文化訴求,為經濟發展提供文化支持。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的發展,深化了對文化發展規律的認識。黨的十五大報告提出,只有經濟、政治、文化協調發展,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現代化應該有繁榮的經濟,也應該有繁榮的文化”[30]。文化隨著經濟的繁榮而發展,這是促成改革開放以來文化自信提升的重要因素。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步,伴隨文化的繁榮和發展。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人類社會每一次躍進,人類文明每一次升華,無不伴隨著文化的歷史性進步。”[31]隨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到來,中華文化將迎來繁榮和發展,也將對人類文明發展作出更大貢獻。新時代中國共產黨人的文化自信,是基于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和把握。

      不同文化形式的相互借鑒、不同學術觀點的討論爭鳴,是促進文化發展的動力。1956年4月,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正式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他說:“藝術問題上的百花齊放,學術問題上的百家爭鳴,我看應該成為我們的方針。”[32]“雙百”方針揭示了科學和藝術發展規律,一經提出就調動了知識分子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激發了全社會的文化創造活力。1957年3月,毛澤東在山東省級機關處以上黨員干部會議上發表講話時重申,“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一種使得文學、藝術、科學能夠繁榮起來的一種方法,也是一條方針”[33]。“雙百”方針的確立是促成文化自信形成的重要因素,能帶來文化的繁榮和發展。盡管“雙百”方針在后來的實踐中出現了偏差,但不是“雙百”方針本身的過錯,而是執行過程中誤入歧途。改革開放后,“雙百”方針仍是指導我國科學藝術發展的方針,調動了知識分子從事文化創造、科學研究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推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繁榮和發展。

      2. 基于人民日益增長的文化需要。隨著經濟的發展,人民的文化需要日益增長,文化發展的過程就是滿足人民文化需要、促進文化發展的過程。周恩來指出:“我們所以要建設社會主義經濟,歸根結底,是為了最大限度地滿足整個社會經常增長的物質和文化的需要。”[34]人民的文化需要是推動文化發展的動力,也是促成文化自信的原因。黨的八大關于政治報告的決議,將“人民對于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35],作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一個方面,表明中國共產黨人對人民文化需求發展規律的認識。

      改革開放后,隨著人民基本生活需求的滿足,文化需求的層次上升。鄧小平認為,社會主義的優越性表現為“在發展生產力的基礎上不斷改善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36]。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目的,在于滿足人民的文化需求,人民文化需求的升級推動文化進步。胡錦濤提出:“滿足人民精神文化需要,保障人民基本文化權益,讓人民共享文化發展成果,是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根本目的。”[37]人民文化需要處于動態發展過程之中,人民文化需要的增長和滿足,是推動文化發展的動力,也促進了改革開放時期文化自信的提升。

      人民是文化的消費者、享受者,也是文化的創造者。新中國文化建設有賴知識分子的創新和創造,知識分子經過團結、教育和改造,轉變了原來的立場、情感和態度,愿意為新中國文化建設服務,成為新中國文化建設的主體,這是促使新中國成立初期文化自信生成的重要因素。為調動全社會文化建設的積極性,周恩來在知識分子會議上表示,依靠工人、農民、知識分子的聯盟,我們一定可以在不很長的時間內,實現毛澤東的號召,“我們將以一個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現于世界”[38]。文化發展的過程,是豐富人民精神世界、提升人民精神境界的過程,也是孕育人民文化創造力、想象力的過程。習近平在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上的講話,用偉大創造精神、偉大奮斗精神、偉大團結精神、偉大夢想精神四個關鍵詞,建構了中國人民的形象,這是新時代文化建設的主體,也是促成文化自信的重要因素。

      3. 基于新中國文化發展的現實成就。新中國成立初期,隨著國民經濟的恢復和社會主義改造的進行,文化得到一定程度的發展。1952年國慶紀念時,我們黨對新中國文化建設成就進行了初步總結,包括改革教育事業、發展新聞出版事業、逐漸普及電影、處理接受美國津貼的文化教育機關、鏟除美國在中國的文化侵略勢力。正是基于這些文化發展成就,中共中央關于1952年國慶節宣傳要點的指示指出:“我們的國家即將進入全國規模的經濟建設和文化建設的新階段。”[39]新中國初期文化發展成就的取得,積累了文化建設的經驗,也為文化自信的萌生提供了事實支撐。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教育規模擴大、教育質量有所提高,圖書報刊、廣播影視事業得到較大發展。1957年至1966年,全國累計生產故事片495部、美術片109部、科教片786部、新聞紀錄片2250部,創作、演出了一大批優秀文學藝術作品[40]。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呈現良好發展勢頭,是形成文化自信的事實依據。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文化體制改革的推進,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取得重大進展,文化產業快速發展,文化創作生產持續繁榮,國家文化軟實力和中華文化影響力大幅提升,這是確立文化自信的現實依據。

      4. 基于國家、民族、政黨自信支撐。國家自信是文化自信生成的基礎。新中國成立初期,盡管經濟基礎薄弱,發展水平低,且面臨西方敵對國家的封鎖、禁運、遏制,但中國共產黨人對新中國的發展前景充滿信心。周恩來指出,我們有這樣多的人口,有這樣勤勞、勇敢、智慧的民族,“一定會在世界上建設起一個強大的愛好和平的國家。我們完全有這個信心”[41]。文化自信是國家自信的構成要素,對于國家未來發展前景的自信,為文化自信的萌生奠定了重要基礎。社會主義改造完成后建立的社會主義制度,為文化發展提供了制度支撐。劉少奇在黨的八大政治報告中指出,“我們所建立的國家,同一切其他的社會主義國家一樣,是人類歷史上最民主、最有效率、最鞏固的國家”[42]。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為文化發展提供了政治保障,創造了多方面條件。毛澤東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也指出,新的社會制度還剛剛建立,還需要一個鞏固的時間,但“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給我國的經濟和文化的迅速發展開辟了道路”[43]。這是基于社會主義制度建立而生成的文化自信,也是國家自信的表達。

      新中國的文化自信,源于民族自尊和民族自信。近代以來,隨著反侵略戰爭的失敗,中華民族的自尊和自信備受打擊。新中國成立初期,隨著民族獨立和國家地位提升,全社會消除了對西方的依附、諂媚、崇拜和恐懼心理,“全國人民恢復和提高了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44]。1956年1月,周恩來在知識分子會議上指出,為趕上世界先進科學水平,“我們必須首先打破那種缺乏民族自信心的依賴思想”[45]。崇洋心理、依賴心理的消除,有助于提高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在此基礎上生成文化自信。隨著綜合國力的增強,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得到提升。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指出,“中國人民有自己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46],并批評了“外國月亮比中國圓”的崇洋心理。江澤民多次強調,中華民族歷史悠久,創造了燦爛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傳統,為人類文明作出了卓越的貢獻,“要樹立高度的民族自尊、自信、自強精神”[47]。他批評了盲目崇拜西方、對祖國妄自菲薄的現象,痛斥有的人甚至為了個人私利,不惜喪失國格、人格,不惜損害國家和民族利益。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提升,為文化自信的提升奠定了基礎。中華民族具有強大的文化創造力,“每到重大歷史關頭,文化都能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48]。中華民族的創造力成就了中華文化的輝煌,促進了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形成。習近平指出:“中華民族文藝創造力是如此強大、創造的成就是如此輝煌,中華民族素有文化自信的氣度,我們應該為此感到無比自豪,也應該為此感到無比自信。”[49]中華民族的文化創造力是確立文化自信的重要參照。

      新中國的文化自信,說到底源于政黨自信。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由局部執政走向全國執政,執政能力、執政威望提升。1951年2月18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指出,“我們的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50]。中國共產黨是新中國文化建設事業的領導核心,政黨自信是促進文化自信的重要因素。1956年9月,毛澤東在修改八大開幕詞時指出,“我們的黨是一個政治上成熟的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黨。我們的黨比過去任何時期都更加團結,更加鞏固了”[51]。政黨自信是新中國文化自信生成的重要條件,缺乏政黨自信,難以生成文化自信。隨著我國綜合國力、國際地位提升,國家自信、民族自信、政黨自信日益增強。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指出:“當今世界,要說哪個政黨、哪個國家、哪個民族能夠自信的話,那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52]政黨、國家、民族自信是文化自信確立的支撐,有了政黨、國家和民族自信,自然也就有了文化自信,文化自信蘊含其中,成為政黨、國家和民族自信的深層內涵。

      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的生成和確立獲得了多方面的支撐,對文化發展規律的把握是文化自信形成的認識基礎,人民日益增長的文化需要、文化發展成就是文化自信形成的現實依據,國家、民族、政黨自信是文化自信形成的底氣所在。

      三、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的特質

      縱觀新中國文化自信的表征與成因不難看出,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從主體維度而言,是國家、民族、政黨自信的統一,從時間維度而言,是歷史、現實、未來三者評價的統一,同時蘊含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自我評價與他者評價的統一。

      1. 國家、民族、政黨自信的統一。一方面,文化自信是基于國家、民族、政黨自信而生成,國家、民族、政黨自信為文化自信的生成與確立提供重要支撐;另一方面,文化自信是國家、民族、政黨自信的折射和反映。文化自信是國家自信的重要組成部分,既是國家文化發展目標、發展道路、發展程度的自信,也是國家經濟與政治發展程度的自信。文化自信是民族自信的表達,是對中華民族歷史積淀、文化傳統的自信,也是對中華民族文化創造力和文化發展前景的自信。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執政黨,掌握新中國文化發展的領導,對國家文化發展、民族文化創造的自信,實質上是對中國共產黨執政能力、執政水平的自信,是對中國共產黨定位文化發展目標、確立文化發展方針、選擇文化發展道路、掌握文化領導權的自信。因此,文化自信蘊含多方面的信息,是國家、民族、政黨自信的表達。

      2. 歷史、現實、未來三者評價的統一。新中國70年的文化自信是建立在深厚文化底蘊基礎之上的,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積淀,中華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的獨特地位,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過程中形成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是文化自信形成的歷史底蘊。新中國70年取得的文化發展成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繁榮和發展,中國文化海外傳播空間的拓展和國際影響力的提升,是文化自信形成的現實基礎。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進入世界前列和國際地位提升,隨著中國從“趕上時代”到“引領時代”偉大跨越的實現,新中國文化發展將迎來新的輝煌,文化自信包含對未來中國文化發展預期的自信。基于歷史、現實、未來三個維度生成的文化自信,具有堅實的基礎。

      3. 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文化隨經濟的發展而進步,又為經濟發展、人類社會發展提供支撐。新中國文化自信體現了文化發展規律和人類社會發展規律,是基于文化發展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自信,具有合規律性的特質。同時,新中國文化自信包含中國共產黨的文化發展期待,順應了人民群眾的文化訴求,文化發展目標的確立、文化發展道路的選擇,蘊含中國共產黨人的價值取向和文化追求,具有合目的性的特質。新中國文化自信的合規律性是合目的性的基礎,合規律性通過合目的性來體現。

      4. 自我評價與他者評價的統一。新中國的文化自信既以自我評價為基礎,也有他者評價為參照。一方面,中國共產黨對新中國文化發展的目標與道路、歷史底蘊與現實成就有清醒認識,是基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而生成的文化自信,這是確立文化自信的主要依據。另一方面,新中國文化自信獲得了他者評價的支持。美國學者約瑟夫·奈認為,中國文化“對東亞,甚至對全世界都有重大影響。今天要維護和平發展,建設和諧世界,同樣需要孔子的思想……為什么中國能發展好,可能就是因為中國文化。中國文化決定了中國的發展道路”[53]。將中國文化與中國發展道路聯系起來,深化了對中國道路的認識。在英國學者馬丁·雅克看來:“認為中國對世界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經濟方面,實在有些過時,中國的政治和文化可能也會產生無比深遠的影響。中國未來給世界帶來的影響,將可與20世紀的美國媲美,甚至有可能會超越美國。”[54]這種對中國文化的他者評價,不帶感情色彩,評價更為客觀、理性和冷靜,為新中國文化自信的生成和確立提供了重要支撐。

      四、余論

      新中國70年中國共產黨的文化自信經歷了從萌生到確立、從自發到自覺、從感性到理性的過程。文化自信發展的過程,與新中國文化發展的實踐過程相伴隨,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對文化自信規律認識的不斷深化,彰顯了全黨全社會文化自信的逐漸提升。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演進的過程,從一個維度展示了新中國歷史的面相。

      一個國家的文化只有得到國民認同,才能轉化為現實的國家實力。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演進的過程,是文化認同不斷提升的過程。文化認同提升文化自信,文化自信增進文化認同,二者相輔相成、相互促進。從新中國70年文化發展歷程來看,經歷了從新民主主義文化認同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認同的過程,這種文化認同是新中國文化自信生成的前提和基礎。事實上,缺乏文化認同,無法生成文化自信,文化自信的生成要從培育文化認同開始,將文化自信置于文化認同的基礎之上。

      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演進的過程,是文化影響力、輻射力不斷擴大的過程。隨著對外開放的實行,中國文化的影響力、輻射力從國內拓展到海外,這是促成文化自信提升的重要因素。同時,文化自信的彰顯有利于文化影響力、輻射力的拓展,特別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的提出,對于文化影響力、輻射力的拓展至為重要。面向國際社會傳播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闡釋中國經驗,既有利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影響力、輻射力的擴大,也有利于文化自信的提升。

      從新中國70年文化自信的表征、成因與特質可以看出,堅定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包含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目標、發展道路、發展功能及世界地位的自信;要在發展經濟的基礎上促進文化發展,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文化需要,以滿足人民文化需要的程度、文化發展成就提升新時代的文化自信;結合國家、民族、政黨自信的建構,堅定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認清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豐富資源、獨特優勢,建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基本話語,詮釋自信什么、何以自信的道理,是堅定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的重要基礎。

     

      參考文獻

      [1]建國以來周恩來文稿:第1冊[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8:299.

      [2]毛澤東文集:第6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350.

      [3][4][11][17][32][43]毛澤東文集:第7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2,268,41,275,54,275.

      [5][18][29]毛澤東文集:第8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341,71,108.

      [6]鄧小平文選:第2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208.

      [7]江澤民文選:第3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562.

      [8][14][21]胡錦濤文選:第2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641,354,639.

      [9]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24-26.

      [10][31][48]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121,119,121.

      [12][36][46]鄧小平文選:第3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73,63,3.

      [13][47]江澤民文選:第1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160,123.

      [15]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M ].北京:外文出版社,2015:258.

      [16]習近平: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國際儒學聯合會第五屆會員大會開幕會上的講話[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9.

      [19][23][24][34][38][41][45]周恩來文化文選[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56,797,796-797,806,839,796,831.

      [20][25]江澤民文選:第2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33,35.

      [22][26]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 M ].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349,340.

      [27]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1冊[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87:7.

      [28][33]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3卷[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119,116.

      [30]十五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35.

      [35][42]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24冊[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248,93.

      [37]胡錦濤文選:第3卷[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65-66.

      [39][44]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9冊[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411,407.

      [40]中國共產黨歷史:第2卷(1949-1978)下冊[ M ].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11:735.

      [49][52]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475,349.

      [50]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1卷[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304.

      [51]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2卷[ 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625.

      [53]谷棣,謝戎彬.我們誤判了中國[ M ].北京:華文出版社,2015:10.

      [54]馬丁·雅克.當中國統治世界[ M ].張莉,劉曲,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10:13.

    作者簡介

    姓名:陳金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下载真金蟾捕鱼游戏下载